当前位置:adlink.com.cn历史皮日休是傲慢不羁的大才子,为什么会和陆龟蒙成为挚友?
皮日休是傲慢不羁的大才子,为什么会和陆龟蒙成为挚友?
2022-06-25

嗨又和大家见面了,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皮日休与陆龟蒙的文章,希望你们喜欢。

鼓子花明白石岸,桃枝竹覆翠岚溪。分明似对天台洞,应厌顽仙不肯迷。绝壑只怜白羽傲,穷溪唯觉锦鳞痴。更深尚有通樵处,或是秦人未可知。高下不惊红翡翠,浅深还碍白蔷薇。船头系个松根上,欲待逢仙不拟归。

在一片安静祥和的苏州虎丘山附近,皮日休情不自禁地吟出了这首《虎丘寺西小溪闲泛三绝》。透过诗句,我们不难看出皮日休已被这自然唯美的山水深深地打动着,悠然自得的享受快感油然而生,仿佛是要沉醉在这美景之中了。而此时站立在皮日休身旁的,是刚刚遭受了重大打击,满心忧郁不平的陆龟蒙。

树号相思枝拂地,鸟语提壶声满溪。云涯一里千万曲,直是渔翁行也迷。荒柳卧波浑似困,宿云遮坞未全痴。云情柳意萧萧会,若问诸馀总不知。每逢孤屿一倚楫,便欲狂歌同采薇。任是烟萝中待月,不妨欹枕扣舷归。

山间和顺的风、溪涧流淌的水,林中欢腾的鸟,云雾笼罩的林,逐渐将陆龟蒙那股愤郁不平的心情安抚了下去。看着这满目的美景,陆龟蒙心中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对隐遁山间、远离世俗的渴望。此外,在苏州游山玩水的陆龟蒙与皮日休,更是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,创下了六百多首往来唱和的诗歌,诗才绰绰,令人惊叹!

那么在来虎归山之前,一辈子未中进士的陆龟蒙,为何能与傲慢不羁的大才子皮日休结为挚友呢?

“皮陆”为何许人也?

皮日休,字袭美,生于公元834至839年间,卒于公元902年以后,是竞陵人,即今天的湖北天门。皮日休生前曾居住在鹿门山,号称间气布衣、醉吟先生,是晚唐极负盛名的文学家,与陆龟蒙齐名。咸通八年,皮日休进士及第,先后出任苏州军事判官,著作佐郎、毗陵副使、任翰林学士,其诗文兼具奇朴二态,多为同情民间疾苦之作。

陆龟蒙,字鲁望,号江湖散人、甫里先生,是吴郡人,即今天的江苏苏州。作为唐代著名诗人,陆龟蒙曾任湖州、苏州刺史幕僚,后隐居松江甫里,其编著有《甫里先生文集》。

所以,同是极负盛名和才华的诗人,又生在那个以诗会友、品茗饮酒、结伴游山玩水、抑或弈棋钓鱼的晚唐时代,这两人还真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。

我们都知道,文学史上有许多闻名遐迩的并称,用于赞美诗才相等的文人,比如说“王孟”“元白”“小李杜”“苏辛”。而往往我们一看到这个并称,就能知道主角是谁。那么今天要讲的这个并称“皮陆”,是晚唐时期就有的,这在文学史上可不多见。但如果你没有关注过唐代文学,可能会觉得陌生。接下来,就向大家介绍介绍这个“皮陆”。

“皮陆”因何结缘?

唐代的竞陵、吴郡,也就是现在的湖北天门与江苏苏州,相距十万八千里,路途十分遥远。此外,皮日休在咸通八年就考中了进士,而陆龟蒙一辈子就基本上是个隐士,两人的地位差距也是相当大。那么这两个人要产生某种联系,自然是少不了某种机缘的。

晚唐诗人之相得者,以陆鲁望归蒙,皮袭美日休为最。

只一个“最”字,就足以说明皮日休与陆龟蒙的关系在当时的诗人关系里,是最好的,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,就是关系最铁的。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机缘,能这两个看上去不大可能产生联系的两人,最终相识相交,并成为知心密友呢?

唐代的咸通十年,即公元869年的六月,崔璞上任苏州刺史。同年七八月份,皮日休就来到崔璞的幕府,担任军事院判官一职。在上任一个月后的某个秋高气爽的上午,皮日休闲来无事,就在庭院煮了一壶茶,手释卷书,悠闲自在地躺着。

但好茶尚未来得及喝上一口,皮日休就见庭院中有个人背着一个包来到自己跟前。眼见这来人气质不凡,扮相高贵雅致,约莫是个读书人,皮日休不敢怠慢,赶紧起来招呼道:“阁下是何许人也?”

陆龟蒙不紧不慢回答道:“吾乃陆龟蒙,先生可是袭美?”袭美是皮日休的字,这陆龟蒙眼见就是来找自己的,皮日休就连忙说:“久仰久仰,赶紧请进。”而后为其添茶示好。皮日休说:“听闻先生诗才文笔绰绰,令人惊叹。吾来苏州前,亦在想,届时定需寻一佳机,好生拜访,以慰心中之愿。吾正奈何无一人可帮忙引荐,万不曾想,汝亲至此,实属三生有幸呓!”听闻此,陆龟蒙浅笑回答说:“吾亦仰慕汝之才情,望此番拜访未惊扰汝之心情。”

陆龟蒙一边说,一边放下了身后的布袋,并随手打开,从中取出一叠厚厚的诗稿,交给皮日休。皮日休接过诗稿,就赶紧翻阅起来。还没看几首,他就连连赞叹:“好诗!真是好诗!”

始于茶,聊于诗,这便是皮日休与陆归蒙的第一次见面。在小Z看来,初识的两人,既有着仰望对方绰绰才情的钦羡,又有着初打照面的拘谨和小心翼翼,所以他们除了诗歌,便无其他的话题。这才有了后来的皮日休以礼节性回访,来试探陆龟蒙是否愿与自己和诗的画面出现。

他乡遇故知,皆叹相见恨晚

当天晚上,皮日休一口气读完了陆龟蒙的所有诗稿。在阅览全稿后,他惊觉陆归蒙就是另外一个自己!此人的诗稿,无论是所展现的思想和情感,还是诗歌用语造字的艺术,都跟自己一模一样。瞬间,皮日休就有了一种他乡遇故知的美妙感觉。

这世人都说,高山流水觅知音。在小Z看来,皮日休在这烟柳和美的苏州之地,也遇到了他的知音——陆龟蒙。透过诗稿,皮日休知道陆龟蒙一定能懂自己的作诗心境,体会自己在诗韵里夹杂的浓厚情感,是一个能与自己惺惺相惜的文坛挚友。所以,小Z可以直言:“皮陆”相识是偶然,相知却是必然。

第二天,皮日休就回访了陆归蒙。除了礼节性的回访之外,他还带来了一首新写的诗稿。毕竟与陆归蒙虽然已经认识了,但还谈不上熟悉。皮日休心想:“吾以作诗相邀其同和,探其心境。如若和之,吾亦往复不断更,其亦不断和也。”

果然,正如皮日休所料,陆归蒙竟然完全配合皮日休的写诗计划,开始了一首又一首的唱和。

“十年,大司谏清河公出牧于昊,日休为郡从事,居一月。有进士陆归蒙字鲁望者,以其业见造。凡数编,余遂以词诱之,果复之不移刻,由是风雨晦冥。蓬蒿翳荟,未尝不以其应而为事。苟其词之来,食则辍之而自饫,寝则闻之而必惊。

这便是皮日休形容二人和诗的往来。前面一段,介绍了二人见面的经过;后面几句便道出了他们唱和的源头,即皮日休尝试着作诗诱惑陆归蒙来唱和,结果陆归蒙十分配合自己。“复之不移刻”,也就是每次刚作诗完毕,不过一会儿,陆归蒙的和诗就写好了。

小Z相信大家都知道,和诗是十分讲究的。一方面你要有极好的诗歌才气,另外一方面,也要有和的兴趣。你看,皮日休、陆龟蒙这两个人,无论是在哪里,无论天气状况如何,也无论是在吃饭还是睡觉,只要看到对方的诗歌,立马就来了精神。此后,他们往来程度更加密切了。

“轮蹄相压至,问遗无虚月。”

“轮蹄”即车马。意思是说,你刚到我这里,前脚一离开,我很快就又去你那里。这便是陆龟蒙的原话。那么皮日休又是如何形容二人关系的呢?

“半年得酬唱,一日屡往复。”

仅是一天时间,两个人的诗歌唱酬就来来回回了好几次。由此,可见二人关系可不是一般的铁啊。

说到这,突然想到一个成语,叫“如胶似漆”,我感觉用在他们身上是极为合适的。而且这种如胶似漆的时光,并不是一两个月,而是近两年的时间。在这两年的时间里,他们时常在一起游山玩水, 弈棋钓鱼,饮酒吟诗。前前后后把苏州及附近大大小小的景点,几乎都逛了个遍,也几乎写了个遍。

在一个和煦温暖,春意盎然的夜晚,皮日休半夜酒醉醒来,入目红烛,心绪颇多,独自彷徨。他又想起了挚友陆龟蒙,于是立马起身提笔写下一首 《春夕酒醒》寄给陆龟蒙。其诗曰:

四弦才罢酒蛮奴,醢碌余香在翠炉。夜半醒来红蜡短,一枝寒泪作珊瑚。

醢碌,又称酃渌酒,是古代美酒名。南朝盛弘之在《荆州记》曾写道: “渌水出豫章康乐县,其间乌程乡有酒官,取水为酒,酒极甘美。与湘东酃湖酒,年常献之,故称酃渌酒。”

接到诗的陆龟蒙,当即提笔和了一首《和袭美春夕酒醒》,写的也是夜里醉酒醒来的情景,他说道:

几年无事傍江湖,醉倒黄公旧酒起。觉后不知明月上,满身花影倩人扶。

“傍江湖”即在江湖飘荡,一生放纵不羁爱自由。“黄公旧酒起”,此处便是指皮、陆两人仿效竹林七贤,放达纵饮,借酒言欢,不甚开怀。由此小Z可知,皮日休和陆龟蒙的友情能如此深厚,自然少不了诗酒的纽带作用。

一日,嗜酒如命的皮日休,突发奇想写了一首《醉中寄鲁望一壶并一绝》:

门门巷寥寥空紫苔,先生应渴解醒杯。醉中不得亲相倚,故遣青州从事来。

诗中将皮日休一个人喝醉了酒,内心倍感寂寥孤独生动刻画了出来。他想到自己的好友陆龟蒙也喜欢喝酒,就立即派人送去了美酒,表达他对陆龟蒙的真挚情谊。“鲁望”是陆龟蒙的字,“青州从事”是好酒的隐称,《世说新语:术解》中就曾记载道:“桓公有主簿善别酒,有酒辄令先尝,好者谓“青州从事”,恶者谓 “平原督邮。”

陆龟蒙看完诗后内心十分感动,当即提笔和诗,题目是《和袭美醉中以壶寄》,其诗曰:

酒痕衣上杂莓台,犹忆红螺一两杯。正被绕篱荒菊笑,日斜还有白衣来。

那这诗是何意?红螺即酒。白衣,原指代官府仆役,后指送酒的使者。意思是说啊,陆龟蒙本人正想着饮酒,奈何不得解思的时候,忽然就有好友差人送来了美酒,实乃雪中送炭,令人感动不已。

明明是傲慢不羁的两人,为何能成为挚友?

晚唐的皮日休和陆龟蒙都是文坛史上不可多得的人才,而这恃才放纵,皮陆两人多多少少都有这个毛病。在遇到陆龟蒙前,皮日休这个人是以傲慢、怪诞闻名于外。同样的,在陆龟蒙眼中,如若是他看不上的俗人,陆龟蒙连正眼也不会多看一眼。此般傲慢,也是十分地有个性了。

元好问在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中说:

“龟蒙,高士也,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激愤之辞而少敦厚之义。若《自怜赋》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。”

因此,我们可以得知,陆龟蒙这个人不仅傲慢,还十分难打交道,是个十足的怪人了。可自从碰到了皮日休,这两个那么傲娇的人却全部放下了平时的傲慢、骄纵,悉心地向对方讨教,平和亲切得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为啥?

其实,这古往今来,经典的同性友谊并不少见。如刘关张,三人同行仗剑走天涯;如明代江南四大才子,四人以诗会友、惺惺相惜;如竹林七贤,七人隐遁山谷,每日吟诗作乐,好生快活。此外,有孟郊、韩愈的忘年交,苏轼、苏辙的骨肉挚友,自然也少不得非亲非故的同龄挚交皮日休、陆龟蒙。

除了诗才上的相通,小Z以为,皮陆两人能成为挚友,还需从二人的身世与境遇予以解读。比如咸通八年,皮日休进士及第,却未能得到得到重用,任个一官半职。心情低落的他,怀揣落寞心情,东游到了苏州,纳入崔璞幕府中。而陆龟蒙,本就是个苏州人。咸通十年,他前往长安应试,去到半途,却突然接到朝廷下令停止举贡的消息,心灰意冷的陆龟蒙只好返回故乡。没了举贡的途径,陆龟蒙愈发潦倒穷困,十分落魄,甚至是忧愤成疾。

故,当病未痊愈的陆见到皮时,遭遇相同的两人产生了同情悲悯之心,使得他们在往后的相处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确实,在社会衰微、人才沦陷的晚唐,小Z以为皮日休、陆龟蒙这样境遇相似的两人,能结成挚友,也与时代背景息息相关。

小结:古有伯牙与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,借问人间愁寂意,伯牙弦绝已无声,高山流水琴三弄,明月清风酒一樽。今有皮日休、陆龟蒙唱诗和诗,纵情山水,惺惺相惜,令人好生羡慕。

知己难觅,能得一知己便是三生有幸。看到伯牙绝弦,小Z终于明白皮陆为何能相惜至此。“相识满天下,知己能几人?”知己是如此珍贵、稀有,叫人如何不珍惜?